《探尋自然的秩序》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摘 要

猎鱼达人苹果系统下载 www.pxizh.icu 近代博物學發展開辟了一個新紀元,它既是探尋自然秩序的科學之路,也是一條尋求生物學知識的深層哲學含義和社會含義的道路。

 博物學:為萬事萬物建立秩序

——讀《探尋自然的秩序》


文/趙青新

《圣經·創世紀》說:神造出海里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然后,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亞當,亞當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每個名字都有它的意義。


如何解釋萬物的起源,神話可以大而化之。但是,從科學的角度,如何設計一套萬物全面分類的體系,這件事情非常困難。從亞里士多德之后的將近兩千年時間,歐洲人對于各種生物的定義始終籠罩著一層無法穿透的迷霧。亞里士多德動物學的粗略方案之所以維持如許長久,主要因為那段時期的歐洲處于封閉的環境之中,博物學家們只需致力于鉆研本地區的動植物和古書中所介紹的動植物即可。

QQ截圖20170720140010.jpg


地理大發現的時代,也是生物大發現的時代。歐洲人的眼界突然打開,原來在視線之外,竟有那么多從不知曉、繽紛繁雜的新鮮事物。這些東西應該怎樣稱呼?怎樣排列?怎樣研究它們的親緣關系?怎樣比較它們的異同?這些問題亟待解決。


作為一門學科的近代博物學興起于18世紀。美國科學史博士、作家保羅·勞倫斯·法伯的著作《探尋自然的選擇》,梳理了18世紀至今的博物學傳統,圍繞幾位重要的博物學家的成就以及他們身處其中的歷史背景,清晰呈現近代博物學的發展歷程。


拉開序幕的是兩位重要人物:瑞典植物學家林奈和法國貴族、自然研究者布豐伯爵。他們各自代表了不同的認識自然的途徑,但他們都追求理解自然的秩序。


如果說亞當是命名上帝造物的第一人,那么,林奈就是為各種命名建立恰當的秩序的功臣。林奈的改革使得植物的名字接近歐洲人的姓名:同屬的所有種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屬名),另外還有一個種加詞區分同屬內的不同種。今天看來,雙名法(如“人類”二字既有種又有屬)實在很簡單,似乎根本稱不上發明。但要知道,在此之前,人們習慣采用特征法來命名,比如,花呈漏斗狀、瓣呈圓環、葉呈圓形或寬卵狀的旋花蔓狀植物,可以想見,這種冗長的叫法多么累贅又多么混亂,稱呼它為“圓葉牽?!倍嗝辭邐?。


布豐的《博物學》促進了一種新傳統的創立。他總結了最新的有關分布、繁殖習性、生活階段、變異、行為和環境背景的各類知識,并列出了數代以來博物學家們所起的各種名稱,這顯然是一項百科全書式的浩繁但非常有益的工作。這個工作的另一層意義還在于布豐提供了一種新的、世俗的博物學觀念:在精確信息的基礎上進行清晰的、大眾化的講述,讓受過中等程度教育的讀者都可以讀懂。作者評價,“布豐以啟蒙思想家的方式做出他的解釋”,事實上,布豐的博物學的確是當時啟蒙運動的思想武器之一,從此之后,博物學研究越來越脫離神學的世界,通向知識的理性途徑。


沿著林奈和布豐開辟的道路,我們在書里還會逐一認識居維葉的比較解剖學、卡爾·馮·貝爾的胚胎學、夏爾·波拿巴的鳥類調查、貝爾納的實驗生理學、魏斯曼的細胞學……他們的理論各成體系,同時相互交叉,其中的一些部分漸趨綜合,構成近代科學最偉大的理論——進化論的基礎。達爾文的進化論源于他理解不同的物種如何存在以及他們之間的相互關系的嘗試。博物學傳統致力于描述生物世界并辨識其秩序,進化論以一種早前的博物學家希望的方式統一了以上學科,繼續證明了博物學傳統的重要性。這項傳統延伸至當代,集中體現在E.O.威爾遜的身上。威爾遜呼吁重新重視記錄生物多樣性,尊重生物的多樣性是解決生態問題的關鍵,對物種命運的關心仍將繼續著生命的發展歷程。


博物學在近代的迅速發展還得益于整個大環境。如前所述,歐洲的擴張和帝國的愿景為那些迫切地想要獲得地球各處植物和動物的博物學家創造了機會。從亞洲、非洲、大洋洲和南北美洲傳來有關奇異植物如西紅柿、玉蜀黍、馬鈴薯、金雞納和煙草的消息,還有新的動物如企鵝(又稱“麥哲倫鵝”)、海牛、渡渡鳥、袋鼠等,每一種新物種的發現都鼓勵人們去研究它們,全球性的物種交換網絡形成。生物學家在當時地位崇高,他們所派遣的植物獵人,比如傳奇的庫克船長,為帝國尋找適宜種植的作物,推動了歐洲經濟的起飛。


此外,作者也提醒我們注意技術帶來的影響。手抄本時代的插圖距原狀越來越遠,能不能畫得像是一回事兒,為了美觀憑空添枝加葉或者修改刪減乃是常態。印刷術的技術更新和19世紀下半葉攝影術出現的意義就不必多言了。對采集者和博物館工作者而言,如何保存成果也是極大的挑戰。之前很多珍貴的標本毀于微生物和蟲之口,或者不當的人為處理。恰當的標本剝制術和藥物,解決了這個難題,博物館管理學的興起有了物質層面的保障。新聞傳播和報業媒體的擴散功能,讓很多貴族人士,比如維多利亞女王,成為了博物愛好者。18~19世紀末,博物學最好的黃金時代,蓬勃如萬物生長。20世紀之后有所延緩,但近幾十年以來生命科學的欣欣向榮,無可否認是建立在博物學基礎之上。


近代博物學發展的時間并不算長,但它取得的成就可以說開辟了一個新紀元。從林奈到E.O.威爾遜的博物學傳統,既是探尋自然秩序的科學之路,也是一條尋求生物學知識的深層哲學含義和社會含義的道路。它意味著,知識的普遍統一可以跨越思想的邊界,重新思考人類在自然中的地位以及人和其他生物的關系。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A+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7-07-20 13:57:19  所屬分類:綠色圖書推薦
標簽: